注册 登录
查看: 34|回复: 0

虾哥SEO:槽边往事为何要写微信公众号-苏州SEO学堂

[复制链接]

167

主题

167

帖子

541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41
发表于 2017-9-18 23:3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人到中年有三戒:一忌好色,二忌想当年,三忌好为人师。我第三条做得不怎么样,其他两条都还好。今天是教师节,我一早就在刷后台,等着有人祝我节日快乐。刷了一天下来,也没见几条,估计是把祝福都留在父亲节了。 在网上,我觉得自己算得上是一名不错的老师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人到中年有三戒:一忌好色,二忌想当年,三忌好为人师。我第三条做得不怎么样,其他两条都还好。今天是教师节,我一早就在刷后台,等着有人祝我节日快乐。刷了一天下来,也没见几条,估计是把祝福都留在父亲节了。

在网上,我觉得自己算得上是一名不错的老师。直到今天,我公众号《槽边往事》都保持着极为老土的简介:



和菜头的微信Blog,用于分享各种新鲜资讯。

微信公众号当然不是Blog,其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。但是这些年来,我的确是把《槽边往事》当做Blog来写的。我怎么观察生活,我从中如何思考,那么我就怎样在这个公众号里表达。因此,我比许多老师还要强一点。讲授知识的老师未必亲身实践自己的理论,而我和我的读者活在同一个时代里,我遇见的问题是读者同样会遇见的问题,我提供的解决方案或者思路是我亲自尝试过的结果。

哪怕是一本书,一部电影,我一定是自己掏钱,看完之后再来写文章。别人是精神导师,掌握精神就好;我是肉身导师,全靠肉身亲自实践。

人们倾向于从我这样的人这里得到斩钉截铁的结论,作为自己思考的佐证,或者径直作为自己思考的结果。也就是说,人们期待一个思考的终点。但是,在我这里往往是思考的起点---我并不负责输出结论,更多时候是提供另外的视角,另外的路径,提出另外的可能性。即便因此背负哗众取宠、刻意反调的骂名也在所不惜,鼓励别人思考本身就是一种冒犯。在个人意欲想要终止的地方,强迫它继续向前,自然不会让人觉得愉悦。

我受过学校教育,花了许多时间才摆脱了背答案的恶习。寻求其他可能性渐渐变成了我终身的习惯,无论正解是什么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找寻一下有没有其他的可能。从纯功利的角度上来看,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好方法,和寻找新的解决方案相比,固定的解题路径显得更为重要---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并没有充裕的时间寻求最优解法,固定解法相比之下要可靠得多。那么,为什么要不断尝试新的解法,寻求其他可能性呢?

这是因为在我看来,所有的解法在本质上其实是在帮助人们认识事物。换一个解法,并不单纯是换一个方法,而是换了一个视角重新审视事物。因为换了视角,自然能够找到新的解法。人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各种方法,而是可能的视角。就像在初中的时候,一个喜欢用上帝世界观察事物的同学,在解决相对运动的问题时,往往会遇见麻烦。而另一个不是那么习惯追求方法,而是愿意练习改换视角的同学会很快发现,如果站在其中一个运动物体的角度上重新观察问题,一切会突然变得很简单。

换视角的这个同学,在变化的过程里,会更为深刻地体会到运动都是相对的,一切取决于观察者自身。于是,他很容易打破对自我的执着,不再坚持以自己作为观察世界的唯一原点。很可能率先彻底放弃地心说,然后又是第一个捡起地心说,因为这时候谁是中心已经不会再困扰他了。更重要的是,这种视角上的改换对心智的影响是永久性的。它超越了一道题,一次考试的范畴,会渗透进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在我看来在,这才叫做知识。否则,不过是知道而已。

除去情感上的种种困扰,活在今天的人们,最大的困扰来自事物越来越复杂和陌生的显现。比如说:如何理解共享经济?如何理解比特币?如何理解ICO?它们和过去的事物有类似的地方,也有相互联系的地方。但是,它们对外的显现又是如此陌生而新鲜,看起来需要自己强行接受一些新概念,新理念,才能够接受它们。但是,人又因此怀疑自己是被洗脑了,这种接受并非出于自己的理性。因为自己无法在脑海里建立完整的逻辑链条,严格地论证它们是成立的。

在这种时刻,背诵任何既有的解题手段然后上手解决,一定会承担极大的风险。就像一个拆弹专家,用教科书的方法,去拆除一枚全新的炸弹一样,本质上他对这枚新炸弹完全不理解,于是他面对的不是一份工作,而是死亡邀请书。变化视角意味着他可以站在炸弹设计者的角度思考问题---设计者一定在弹体上留下了自己的思路和想法,甚至有他的性格特征。站在破解的角度上去思考,看到的都是麻烦和障碍。但是,如果站在设计者的角度上去思考,看到的都是可能性,以及竭尽全力掩饰的弱点。如果站在机械的角度上去思考,任何一种机械结构本身都有自己的目的,都意味着阻力和动力的平衡,那就意味着总有办法破坏平衡,或者是延迟破坏平衡的到来。于是,一种机械结构的显现,意味着它本身的诉说。

这就是我不厌其烦提供不同思路和视角的原因,这也就是我如此惧怕直接提供答案的根本原因。正如今天文章开头Pink Floyd的歌一样,既然我曾经从变成砖块的命运里竭力挣脱了出来,那么,我也会尽量努力协助他人变成一块墙中之砖。我知道,愿意那么做的人是少的,因为在墙里相互紧嵌的生活是踏实肯定的。一块砖头一旦离开了墙,会有强烈的恐惧,让它无时无刻不想着逃回去,回到它熟悉而确定的那个空洞里去。所以,所有逃离了墙的砖头,都有义务展示生活的其它可能性,证明另外的路行得通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在这个意义上来说,写你实践过的道理而非你推想出来的理论比什么都重要。
(本文"虾哥SEO:槽边往事为何要写微信公众号"的责任编辑:SEO学堂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